求论语的剧本

????:admin?????:未知?????:?????? ?? ???????????:2019-09-17 ??????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1 日,孔子学堂:枝叶茂密的杏树为夏日的院落洒下一片绿荫,蝉儿们在树上鸣叫着。透过浓荫,一处低矮的枝桠上,小胖鸟B专注地瞄准一只唱得起劲的蝉,笨拙地向它靠近,而在它的背后,又露出花猫掩藏在绿叶中的身影,花猫欲扑,小瘦鸟A突然出现,一边鸣叫一边阻挠它的行动,B惊觉飞上高枝,A亦跟上,花猫爬不上高枝,AB对它做鬼脸,花猫悻悻然离去,AB快乐地鸣叫……透过窗户,看到孔子把书简卷起,道:好了,今天就讲到这里,下次课我们讲乐,大家下去准备一下。说完,起身,又道:还有,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,对乐来说什么最重要?说完孔子飘然离去。同学们交头接耳,子贡皱着眉头喃喃自语:琴我早就准备好了…可…什么最重要呢?……忽然子贡头顶冒出一个小太阳,神采飞扬地跳起来:有了!子贡一溜小跑地向学堂外奔去……

  2 日,竹林中:子贡抱着好几个琴盒经过竹林,忽然听见一阵稚嫩的歌声,哼的似乎是一首琴曲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循声而去,发现林中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,膝上架着一架无弦的琴,手指虚拨,口中哼着琴曲。子贡走近一看,其实那不能算是一架琴,几乎只是一块画了琴弦的木头。而孩子却“弹奏”得很入神,口中哼出的琴曲虽然稚嫩,却很动人。子贡听了一会儿,悄悄下一张琴放在孩子身边,转身就想离开。没走出几步,就被孩子叫住了:子贡哥哥,等等。子贡回头,惊讶:你认识我?孩子笑眯眯的:我们是同学啊,我叫曾参,字子舆。子贡(Q版回忆,众多同学边缘处一个不显眼的小不点,镜头拉近,特写,曾参的笑脸)连忙作揖:幸会幸会。曾参指着子贡放下的琴:子贡哥哥,这琴是……子贡:哦,这是我最近买的,老师明天要讲乐,我想大家一定需要琴的,所以就多买了几张,都还不错。那张琴就送给你吧,那样你就不用弹木板了。而且……子贡作神秘状:你知道老师问题的答案吗?曾参好奇:你知道?子贡照本宣科道:那当然,我告诉你吧,八音以丝为君,丝以琴为君,琴是最适合表达乐的,如果没有琴,乐又从何而来呢?所以,对乐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琴,用好琴才能弹出好乐。曾参一皱眉:啊?子贡放下手中的琴盒,选了一张打开,拿出一架雕刻古朴的琴,小心翼翼地端坐在琴前,拨动琴弦,曼妙的琴音响了起来……子贡:不信啊,你看,这是师挚用过的琴。……那可是当今数一数二的古琴大师啊……据说他用过的琴都是有灵性的……曾参向往状:音色真好……一串音符过后,又是一串同样的,再是一串同样的……子贡脸一红:不好意思,一直在外做生意,没时间练琴,生疏了,生疏了……曾参拿起子贡给他的那架琴,随着他手指的舞动,一串串美妙的音乐从琴弦间迸发,树叶仿佛随乐而舞,鸟A和B也落到他的肩上,听得摇头晃脑。 曲:高山流水子贡听得入神,一曲终了,子贡大赞:弹得真好!曾参:所以说,乐器并不是音乐中最重要的部分。子贡恍然:我知道了,你一定练了很久了,熟能生巧,技巧才是乐中最重要的部分。曾参摇摇头:演奏者的技巧的确很重要,但是我觉得它还不是最重要的。子贡迷惑:那么到底是什么最重要的呢……曾参:我给你讲个我们老师的故事吧。子贡:听了就能知道答案吗?曾参一眨眼,故作老成地说:那就要看你的悟性了。子贡恭敬地:洗耳恭听。曾参:老师在琴上的造诣很深,可说是当代的名家,据说他当初向师襄先生学琴的时候……思想泡展开……孔子在秋山红叶下弹琴。师襄来到他身边。师襄:这首曲子你已经练了很久了,可以换一首练练了。孔子谦逊地:我只记住了音符,还没有掌握好它的弹奏技法。琴声中,师襄离开。孔子在雪松下弹琴,师襄顶着寒风前来。师襄:这首曲子你已经练得很熟了,可以换一首练练了。孔子沉稳地:我刚刚掌握了它的弹奏技法,还没有理解清楚其中的含义。济公心水板琴声中,师襄顶着寒风哆嗦着离开。孔子在盛开春花下弹琴,师襄打着喷嚏前来(花粉过敏)。师襄:你还不准备换一首练练吗?孔子自然地:我觉得,它的内在境界我还没有悟出来……琴声中,师襄打着喷嚏离开。孔子在夏日繁盛的树冠下弹琴,师襄颤颤巍巍地拄着拐杖前来。听到孔子的琴音后,师襄大吃一惊,夸张地扔掉了拐杖,直起了腰杆,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了繁盛的树冠顶上极目远眺高山大河(360度视角):啊!多么广阔的天地,多么茂盛的万物啊!这难道是文王在弹琴吗?琴声渐歇,孔子站了起来。师襄上前激动地握住他的手:你怎么知道这是《文王操》的?孔子镇定自若:我并不知道曲名,我只是掌握了曲谱的心境,从而知道了作者的为人。这首曲子的思想宏大而壮美,其中万物和顺,胸怀广阔,就像一个仁慈的王者……Q版孔子把这个画面推开,跳出来表示抗议:我哪里有学那么久?我只花了十天而已!Q版曾参把孔子推走:这是艺术夸张!艺术夸张!我这是在神话你啊!孔子狐疑:是吗……Q版结束。子贡继续沉浸在陶醉的表情中:老师真是厉害啊! 曾参得意地:那当然!知道什么最重要了吗?子贡脸色一垮:这……曾参神色一暗,又振奋起来:没关系,我再提醒你一下。子贡:你……不能直接告诉我吗?曾参一瞪眼:你忘了老师的原则了吗?子贡:是是,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。曾参:就是!老师讲究的是启发式教育,直接告诉你的话,你印象不深。子贡:烦劳再提醒一下。曾参:老师常说,要想把琴弹好,必须先学会听琴。 子贡:听琴?曾参道:是的,好的乐者善于体会音乐中的情感和意境。老师在齐国听到《韶》乐的时候,着迷得有整整三个月不知道肉的滋味,他说那是尽善尽美的音乐!(Q版:孔子心醉神迷地随着音符摇头晃脑的样子,子贡捧着一大盘香味四溢的肉围着他转,努力把肉凑到他的鼻子底下,但他总是恰好闭着眼睛掉过头去。)子贡疑惑地轻声嘀咕:会不会是音乐会的票价太贵,老师花光了菜钱?曾参的想象泡“噗”的一声破灭,抗议道:才不是呢!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说者,曾参拂袖欲走,子贡连忙拉住他:子舆兄弟,别走啊,既然听琴那么重要,你怎么不早说啊,刚才你弹的那段很好听,就是短了些,没听清楚,你再给我弹一段吧,老师还说过要诲人不倦呢!曾参看看天色,神秘地笑:先别急,你想不想听老师弹琴?!子贡精神一振:想啊!曾参:现在差不多是老师弹琴的时候,我带你去听怎么样?子贡兴奋地拉了曾参就走:那太好了!快走吧!走了两步,子贡感叹:子舆,真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知道这么多事,老师还没上课呢。曾参笑笑:你忘了你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吗?子贡:哦,对,不耻下问……不,你应该说是不耻上问……不,也不对……曾参:反正,我对音乐感兴趣,就在这方面多请教了一点。两人说笑着走出竹林。

  3 月亮门前 傍晚曾参:到了。子贡:到了啊!说着,子贡就要往里走,被曾参一把拉住,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曾参:我们就在这里听,不要打扰老师的心境。子贡心领神会:噢……。夕阳西下,琴声渐起。曾参侧耳聆听。子贡非常认真地听。用力到面红耳赤。鸟A和B降落在月洞门边上的山石上,侧耳倾听,B渐渐睡着,一只矫健的花猫,借山石的掩护,向它们慢慢靠近,靠近……,花猫微笑,露出尖利的牙齿……,亮了亮锐利的爪子,小肥鸟依然熟睡……曾参陶醉地听着,但渐渐变了脸色。子贡神情疑惑,变得越来越紧张,头顶冒汗。鸟A惊觉,猛推B,但是B依然不醒,花猫出手,A猛拉B,花猫爪到,但小肥鸟B被A 一拉,正好掉进山石的缝里,花猫伸爪子想把它掏出来,但是缝很深很窄,花猫一无所获,鸟A松了口气,花猫郁闷地对着落日发出一声长长的猫叫……曲终。子贡绞尽脑汁地想要说些赞美的话:嗯……真是不同凡响啊!曾参则一甩袖子:老师的琴声中带有豺狼的志向和不端的行为,不要说仁爱了,简直是利欲熏心!说着,曾参就自顾自离开了。子贡瞪大了眼睛:什么!?你这么觉得?我也觉得不舒服,我找他去!

  4 庭院中,傍晚子贡生气地冲进了院子,走到孔子面前,但看到孔子安详的面容,刚才的火气又消失了大半,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。孔子:子贡,你怎么了?子贡终于鼓起勇气,说:刚才老师弹琴,子舆说“老师的琴声中带有豺狼的志向和不端的行为,很不仁爱,利欲熏心!”我虽然听不太懂,可也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……孔子听了之后微微一笑:曾参的音乐修养已经达到一定的造诣。他听得没错。子贡惊讶:什么?没错?!你承认了!子贡想象:孔子坐在腊肉堆上,还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抓取腊肉,直到把自己淹没……子贡愤怒了:那我还跟你学什么?我要求退学费!孔子呵呵一笑,用手一指假山:你看到那只猫了吗?。子贡:嗯……,好像有点眼熟……孔子:刚才……回忆展开:快进播放猫抓鸟的一段。 回忆结束。孔子笑道:我用琴声来表达这只猫的贪欲之行,曾参以为我有不端和利欲,不是很对吗?子贡恍然大悟:我明白了!他误会老师了!我得告诉他去!说着子贡跑向月亮门……他很快又转了回来,对孔子深施一礼,说:谢谢老师指点。孔子慈爱地挥挥手,子贡又奔了出去。孔子轻轻自语:孺子可教啊……孔子又弹起一曲。

  5.小径,傍晚曾参又听到孔子的琴曲,缓和了脸上不快的表情,子贡从远处跑来,兴奋地说:你误会老师了!曾参一笑,截住了子贡的话头:现在,我已经从老师的琴声中了解了,看来还是我的造诣不够,听得浅薄了点,没有抓住老师真正的精神。子贡也侧耳听了一阵,忽然领悟:我知道对乐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了!曾参感兴趣:什么?子贡神秘一笑:留待下回分解。曾参开心一笑,两人笑着相携离开。

  6.山石,傍晚小肥鸟好像受到音乐的召唤,从山石缝里爬了上来,欣赏音乐。花猫的阴影出现在它身后,阴影变大,变大,笼罩了它,他依然陶醉不觉,但是阴影没有再动,原来花猫趴在它头顶的山石上也陶醉在音乐声中……

" /> 求论语的剧本_开马,香港管家婆彩报,2019年香港管家婆彩报,香港管家婆玄机图码报资料,www.888907c.com
 
褰撳墠浣嶇疆锛 主页 > 2019年香港管家婆彩报 > 姝f枃

求论语的剧本

浣滆:admin銆鏉ユ簮:未知銆娴忚:銆銆 銆戙鍙戝竷鏃堕棿:2019-09-17 璇勮鏁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1 日,孔子学堂:枝叶茂密的杏树为夏日的院落洒下一片绿荫,蝉儿们在树上鸣叫着。透过浓荫,一处低矮的枝桠上,小胖鸟B专注地瞄准一只唱得起劲的蝉,笨拙地向它靠近,而在它的背后,又露出花猫掩藏在绿叶中的身影,花猫欲扑,小瘦鸟A突然出现,一边鸣叫一边阻挠它的行动,B惊觉飞上高枝,A亦跟上,花猫爬不上高枝,AB对它做鬼脸,花猫悻悻然离去,AB快乐地鸣叫……透过窗户,看到孔子把书简卷起,道:好了,今天就讲到这里,下次课我们讲乐,大家下去准备一下。说完,起身,又道:还有,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,对乐来说什么最重要?说完孔子飘然离去。同学们交头接耳,子贡皱着眉头喃喃自语:琴我早就准备好了…可…什么最重要呢?……忽然子贡头顶冒出一个小太阳,神采飞扬地跳起来:有了!子贡一溜小跑地向学堂外奔去……

  2 日,竹林中:子贡抱着好几个琴盒经过竹林,忽然听见一阵稚嫩的歌声,哼的似乎是一首琴曲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循声而去,发现林中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,膝上架着一架无弦的琴,手指虚拨,口中哼着琴曲。子贡走近一看,其实那不能算是一架琴,几乎只是一块画了琴弦的木头。而孩子却“弹奏”得很入神,口中哼出的琴曲虽然稚嫩,却很动人。子贡听了一会儿,悄悄下一张琴放在孩子身边,转身就想离开。没走出几步,就被孩子叫住了:子贡哥哥,等等。子贡回头,惊讶:你认识我?孩子笑眯眯的:我们是同学啊,我叫曾参,字子舆。子贡(Q版回忆,众多同学边缘处一个不显眼的小不点,镜头拉近,特写,曾参的笑脸)连忙作揖:幸会幸会。曾参指着子贡放下的琴:子贡哥哥,这琴是……子贡:哦,这是我最近买的,老师明天要讲乐,我想大家一定需要琴的,所以就多买了几张,都还不错。那张琴就送给你吧,那样你就不用弹木板了。而且……子贡作神秘状:你知道老师问题的答案吗?曾参好奇:你知道?子贡照本宣科道:那当然,我告诉你吧,八音以丝为君,丝以琴为君,琴是最适合表达乐的,如果没有琴,乐又从何而来呢?所以,对乐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琴,用好琴才能弹出好乐。曾参一皱眉:啊?子贡放下手中的琴盒,选了一张打开,拿出一架雕刻古朴的琴,小心翼翼地端坐在琴前,拨动琴弦,曼妙的琴音响了起来……子贡:不信啊,你看,这是师挚用过的琴。……那可是当今数一数二的古琴大师啊……据说他用过的琴都是有灵性的……曾参向往状:音色真好……一串音符过后,又是一串同样的,再是一串同样的……子贡脸一红:不好意思,一直在外做生意,没时间练琴,生疏了,生疏了……曾参拿起子贡给他的那架琴,随着他手指的舞动,一串串美妙的音乐从琴弦间迸发,树叶仿佛随乐而舞,鸟A和B也落到他的肩上,听得摇头晃脑。 曲:高山流水子贡听得入神,一曲终了,子贡大赞:弹得真好!曾参:所以说,乐器并不是音乐中最重要的部分。子贡恍然:我知道了,你一定练了很久了,熟能生巧,技巧才是乐中最重要的部分。曾参摇摇头:演奏者的技巧的确很重要,但是我觉得它还不是最重要的。子贡迷惑:那么到底是什么最重要的呢……曾参:我给你讲个我们老师的故事吧。子贡:听了就能知道答案吗?曾参一眨眼,故作老成地说:那就要看你的悟性了。子贡恭敬地:洗耳恭听。曾参:老师在琴上的造诣很深,可说是当代的名家,据说他当初向师襄先生学琴的时候……思想泡展开……孔子在秋山红叶下弹琴。师襄来到他身边。师襄:这首曲子你已经练了很久了,可以换一首练练了。孔子谦逊地:我只记住了音符,还没有掌握好它的弹奏技法。琴声中,师襄离开。孔子在雪松下弹琴,师襄顶着寒风前来。师襄:这首曲子你已经练得很熟了,可以换一首练练了。孔子沉稳地:我刚刚掌握了它的弹奏技法,还没有理解清楚其中的含义。济公心水板琴声中,师襄顶着寒风哆嗦着离开。孔子在盛开春花下弹琴,师襄打着喷嚏前来(花粉过敏)。师襄:你还不准备换一首练练吗?孔子自然地:我觉得,它的内在境界我还没有悟出来……琴声中,师襄打着喷嚏离开。孔子在夏日繁盛的树冠下弹琴,师襄颤颤巍巍地拄着拐杖前来。听到孔子的琴音后,师襄大吃一惊,夸张地扔掉了拐杖,直起了腰杆,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了繁盛的树冠顶上极目远眺高山大河(360度视角):啊!多么广阔的天地,多么茂盛的万物啊!这难道是文王在弹琴吗?琴声渐歇,孔子站了起来。师襄上前激动地握住他的手:你怎么知道这是《文王操》的?孔子镇定自若:我并不知道曲名,我只是掌握了曲谱的心境,从而知道了作者的为人。这首曲子的思想宏大而壮美,其中万物和顺,胸怀广阔,就像一个仁慈的王者……Q版孔子把这个画面推开,跳出来表示抗议:我哪里有学那么久?我只花了十天而已!Q版曾参把孔子推走:这是艺术夸张!艺术夸张!我这是在神话你啊!孔子狐疑:是吗……Q版结束。子贡继续沉浸在陶醉的表情中:老师真是厉害啊! 曾参得意地:那当然!知道什么最重要了吗?子贡脸色一垮:这……曾参神色一暗,又振奋起来:没关系,我再提醒你一下。子贡:你……不能直接告诉我吗?曾参一瞪眼:你忘了老师的原则了吗?子贡:是是,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。曾参:就是!老师讲究的是启发式教育,直接告诉你的话,你印象不深。子贡:烦劳再提醒一下。曾参:老师常说,要想把琴弹好,必须先学会听琴。 子贡:听琴?曾参道:是的,好的乐者善于体会音乐中的情感和意境。老师在齐国听到《韶》乐的时候,着迷得有整整三个月不知道肉的滋味,他说那是尽善尽美的音乐!(Q版:孔子心醉神迷地随着音符摇头晃脑的样子,子贡捧着一大盘香味四溢的肉围着他转,努力把肉凑到他的鼻子底下,但他总是恰好闭着眼睛掉过头去。)子贡疑惑地轻声嘀咕:会不会是音乐会的票价太贵,老师花光了菜钱?曾参的想象泡“噗”的一声破灭,抗议道:才不是呢!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说者,曾参拂袖欲走,子贡连忙拉住他:子舆兄弟,别走啊,既然听琴那么重要,你怎么不早说啊,刚才你弹的那段很好听,就是短了些,没听清楚,你再给我弹一段吧,老师还说过要诲人不倦呢!曾参看看天色,神秘地笑:先别急,你想不想听老师弹琴?!子贡精神一振:想啊!曾参:现在差不多是老师弹琴的时候,我带你去听怎么样?子贡兴奋地拉了曾参就走:那太好了!快走吧!走了两步,子贡感叹:子舆,真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知道这么多事,老师还没上课呢。曾参笑笑:你忘了你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吗?子贡:哦,对,不耻下问……不,你应该说是不耻上问……不,也不对……曾参:反正,我对音乐感兴趣,就在这方面多请教了一点。两人说笑着走出竹林。

  3 月亮门前 傍晚曾参:到了。子贡:到了啊!说着,子贡就要往里走,被曾参一把拉住,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曾参:我们就在这里听,不要打扰老师的心境。子贡心领神会:噢……。夕阳西下,琴声渐起。曾参侧耳聆听。子贡非常认真地听。用力到面红耳赤。鸟A和B降落在月洞门边上的山石上,侧耳倾听,B渐渐睡着,一只矫健的花猫,借山石的掩护,向它们慢慢靠近,靠近……,花猫微笑,露出尖利的牙齿……,亮了亮锐利的爪子,小肥鸟依然熟睡……曾参陶醉地听着,但渐渐变了脸色。子贡神情疑惑,变得越来越紧张,头顶冒汗。鸟A惊觉,猛推B,但是B依然不醒,花猫出手,A猛拉B,花猫爪到,但小肥鸟B被A 一拉,正好掉进山石的缝里,花猫伸爪子想把它掏出来,但是缝很深很窄,花猫一无所获,鸟A松了口气,花猫郁闷地对着落日发出一声长长的猫叫……曲终。子贡绞尽脑汁地想要说些赞美的话:嗯……真是不同凡响啊!曾参则一甩袖子:老师的琴声中带有豺狼的志向和不端的行为,不要说仁爱了,简直是利欲熏心!说着,曾参就自顾自离开了。子贡瞪大了眼睛:什么!?你这么觉得?我也觉得不舒服,我找他去!

  4 庭院中,傍晚子贡生气地冲进了院子,走到孔子面前,但看到孔子安详的面容,刚才的火气又消失了大半,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。孔子:子贡,你怎么了?子贡终于鼓起勇气,说:刚才老师弹琴,子舆说“老师的琴声中带有豺狼的志向和不端的行为,很不仁爱,利欲熏心!”我虽然听不太懂,可也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……孔子听了之后微微一笑:曾参的音乐修养已经达到一定的造诣。他听得没错。子贡惊讶:什么?没错?!你承认了!子贡想象:孔子坐在腊肉堆上,还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抓取腊肉,直到把自己淹没……子贡愤怒了:那我还跟你学什么?我要求退学费!孔子呵呵一笑,用手一指假山:你看到那只猫了吗?。子贡:嗯……,好像有点眼熟……孔子:刚才……回忆展开:快进播放猫抓鸟的一段。 回忆结束。孔子笑道:我用琴声来表达这只猫的贪欲之行,曾参以为我有不端和利欲,不是很对吗?子贡恍然大悟:我明白了!他误会老师了!我得告诉他去!说着子贡跑向月亮门……他很快又转了回来,对孔子深施一礼,说:谢谢老师指点。孔子慈爱地挥挥手,子贡又奔了出去。孔子轻轻自语:孺子可教啊……孔子又弹起一曲。

  5.小径,傍晚曾参又听到孔子的琴曲,缓和了脸上不快的表情,子贡从远处跑来,兴奋地说:你误会老师了!曾参一笑,截住了子贡的话头:现在,我已经从老师的琴声中了解了,看来还是我的造诣不够,听得浅薄了点,没有抓住老师真正的精神。子贡也侧耳听了一阵,忽然领悟:我知道对乐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了!曾参感兴趣:什么?子贡神秘一笑:留待下回分解。曾参开心一笑,两人笑着相携离开。

  6.山石,傍晚小肥鸟好像受到音乐的召唤,从山石缝里爬了上来,欣赏音乐。花猫的阴影出现在它身后,阴影变大,变大,笼罩了它,他依然陶醉不觉,但是阴影没有再动,原来花猫趴在它头顶的山石上也陶醉在音乐声中……

棣欐腐鎸傜墝| 棣欐腐绁炵畻瀛愭鐗堥娓绠楀瓙| 涓鐐圭孩涓囦汉鍫傚績姘磋鍧| 浠婃棩鐜勬満閬撲汉瀛楄糠| 鎽囬挶鏍戝績姘撮珮鎵嬩富璁哄潧| 鏉鑲栨棤閿欏叕寮忓ぇ鍏| 绁炵畻鐮佺帇璁哄潧| 绠″濠嗗僵鍥捐嚜鍔ㄦ洿鏂板浘| 棣欐腐锛曪紣| 鏃鸿褰╃綉缃戝潃褰╁浘璇楀彞|